青岛宝景汽车

综合评分:

时效评分:

  • 主营: MINI
  • 电话:400-890-8028转4263
  • 地址:

    青岛市城阳区源水路888号 查看地图

下载地址到手机

肥皂症候群 肥皂症候群 肥皂症候群

类别:优惠信息时间:2017-08-21 13:46:43

这是一篇来自《CLUBMAN》创刊号的文章,

这篇来稿我们只字未改,原文发表。

我承认,我有些近乎恋物癖的执念,就像孩子紧紧咬住的安抚巾。


我的童年记忆里有那样一个澡堂,每天从下午两点开放至下午六点。放学撂下书包,母亲总是拎着一个塑料桶,装上毛巾、换洗衣物和一块硫磺皂,带着我哐啷哐啷地往澡堂赶。澡堂在楼梯顶端,左右关着两扇酱色的木门,用朱红油漆粗糙而鲜明地写着“男 ”和“女 ”。右手推开门进去的一刹那,氤氲的水汽混合着各家不同的肥皂味道与我每一个毛细孔都热情地 say hi,由其是冬日,脊背的寒彻与右臂的温存恍若隔世,自那时起,肥皂的温度就在我心里生了根。


澡堂里的女性都裸露着独特魅力的胴体,脱去的衣物似乎是褪去的隔阂,大家都显得格外坦诚,一来二往就能家长里短地聊起来。那时候,肥皂还没有被玩坏,还是澡堂里最受欢迎的流通货币,你可以用它在这里置换到最新鲜烫手的信息。托我母亲的福,我几乎用遍了所有人的各类肥皂。


药皂有少女般的粉色,那草药般的味闻着都觉得很健康。李娭毑总是撩起她胸前的两条丝瓜瓤,用药皂仔仔细细清洗每个皮肤的夹缝,直到皮肤泛红。


檀香的包装保留着老上海的风情,洗后有淡淡的清凉感。爱用檀香皂的是刘阿姨,整个澡堂都听得到她高八度的笑声,她能从推门而入聊到穿衣走人,洗个澡也顺带搜刮走了整个院子里的八卦。最不被她待见的是王阿姨,总笑王阿姨洗个澡恨不得把全家的衣服都带到澡堂洗,然而王阿姨从不言语,蹲在格子间里继续搓着她的衣服,那块棱角分明、散发着干净味道的马头肥皂就躺在旁边。


梨子姑娘个子高高的、安安静静的,她们家是澡堂里第一个用舒肤佳的,那块肥皂洁白得耀眼,却总让我觉得干净得不接地气。梨子和满院子疯跑的孩子不一样,我喜欢听她每年寒暑假从各地带回来的趣闻,小小的声音,但十分有趣。


连续几天,大家都没看到用舒肤佳的梨子姑娘了。偶然遇见大人们聊天,梨子妈妈谦虚而骄傲地表示家里修了浴室,总算不用再掐着点来人挤人了,还可以利用课后的时间给她家姑娘报个钢琴班。这一消息随着檀香肥皂来到了澡堂,添油加醋地混入水蒸汽,充斥在澡堂每个角落。有人羡慕、有人嫉妒,可我却是有些遗憾不再能同梨子玩耍了。


接下来半年,院子里陆陆续续又有十来户争先恐后地告别了澡堂生活,建不了浴室的人们也陆续把肥皂们换成了舒肤佳,仿佛那是一块可以帮他们企及家庭浴室的垫脚石。由于贵那么一丢丢,借过两次不情不愿的舒肤佳后,糊涂母亲也被迫贴了张纸条,提醒自己记得带上硫磺皂。


澡堂愈来愈空,水声越来越响。水蒸汽中的混合香型变得单一而模式化,小区里孩子的嬉闹声也被此起彼伏的车尔尼取代。


两年后,澡堂消失,家中浴室里也摆上了母亲新买的沐浴露、洗发水,而我总是不习惯滑腻的质感和富有侵略性的香型,继续用那块沦为洗衣皂的马头。


现在的我也成为了妈妈,我争取不那么糊涂,但依旧保留用肥皂的习惯。选择手感质朴、香味简单的肥皂,无关价格,无关品牌,无关年龄。只有我知道,那些在手上消逝的肥皂都着故事,住进了我的心里。



第二期杂志的征稿正在进行中 【《分享100万、东京过周末、留下精神遗产,一次达成3个愿望你还不跟?》】,我们希望听到更多车主的观点,为此我们愿意拿出100万作为稿费,换取你们的“固执”或“审美”。


明天5月4日是我们的截稿日。写好的稿件请发送至 CLUBMAN@MINI.COM。


还是那句老话,快拿起笔给我们投稿,你在写作这件事上的巨大潜力,或许你自己都不知道。


我们也欢迎一切关于投稿的问题,留下联系方式我们私聊,你能得到最详细的解答。


最后,随便聊聊。你是否现在还保留一些从童年起就伴随着你的习惯?不妨留言给我们,评论点赞前十,我们送《CLUBMAN》杂志第一期。